<ol id="yrssb"></ol>

      <optgroup id="yrssb"></optgroup>
    1. <legend id="yrssb"></legend>
      1. <optgroup id="yrssb"></optgroup>

        <ol id="yrssb"><output id="yrssb"></output></ol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"yrssb"></span>
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yrssb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出彩警院人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校園文化 > 出彩警院人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名探馬繼雄:每顆子彈都是有表情的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2018-08-1907:53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首席記者楊麗 攝影 江玥 編輯 劉徽

                第七屆刑偵專行家名單出爐!

                2005年8月,浙江警方開始實行刑偵專家制度,這是浙江警界建國以來首次實行刑偵專家制度,至今已經開展7屆了。(從2005年開始,《都市快報》推出“名探”報道,《名探》欄目已成為《都市快報》的品牌欄目。)

                新近的10名刑偵專家、100名刑偵行家、1000名刑偵能手是浙江省公安廳從全省6000名刑警中嚴格遴選出來的,個個身懷絕技、身經百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從今天起,都市快報社與浙江省公安廳刑偵總隊聯合推出“名探”系列報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就讓我們跟著名探的腳步,一起去現場探案吧!

                子彈是有表情的

                當子彈旋轉著飛出槍膛,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,被定格的不僅是時間,還有它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馬繼雄可以讀懂它們,他像一個心理大師解剖著子彈以及與它相關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馬繼雄在刑偵圈里有點名氣,經常被請去斷案,一年里有100多天,他都在出差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天夜里,某地一人被槍擊中,倒在了駕駛座上,持槍者也找到了,但真相的調查才剛剛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  案發現場的一切早已成為過去式。

                死者與持槍者到底有沒有糾纏,持槍者是出于正當防衛還是有意為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全國的彈道專家被請來斷案,其中之一就是馬繼雄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場的彈殼,在顯微鏡下,表面布滿圖案,就像是月球的表面,坑坑洼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馬繼雄研讀著它們的“表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每一枚子彈射出槍膛,在空中飛行的時間比秒還短,但它卻記錄了那個短暫的瞬間,馬繼雄仿佛一個攝影師在暗房里沖洗他的膠片,從那些黑影中辨析光影背后的真相。子彈被擊發射出槍膛時,從彈殼可以看出撞針激發的特征——除了知道射出它們的槍長什么樣子,還能“讀”出在什么狀態下擊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馬繼雄和其他專家都感到疑惑的是,致命一槍,子彈從死者左腋下進入,擊穿了左肺、左心室、右心房,最終擊穿肝臟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但死者生前的衣服上穿透了三個洞孔,分布在肩膀、胸口位置,而在他的體內只發現了一枚彈頭。

                重建現場的過程繁復,比如重建彈道,子彈在槍擊現場的真實彈道,將指向當時雙方所處的位置和情況,這需要站在開槍者的角度來重建現場。

                是什么樣的情況才能導致子彈穿過衣服留下三個洞?

                馬繼雄摩挲著相同款式型號的新衣服,他突然發現,把這三個洞的位置沿著某種角度折疊起來,形成了一條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這種角度,只有是衣服褶皺時發生——衣服受到一種外力的作用,才會形成這樣的褶皺——持槍者當時是揪住死者衣服,而死者突然啟動了車子,意外地,槍聲響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馬繼雄眼里的另一個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在重案現場

                14年前,2004年除夕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剛從杭州回到老家準備過年,聶展云(時任浙江省公安廳刑偵總隊副總隊長,現任金華市委常委、金華市公安局局長)打來電話說:“溫州發生一起槍案,案件性質不明?!?

                我趕緊從老家又往杭州趕,在實驗室忙了好一陣子,我判斷,這把槍是一名被通緝的逃犯使用的槍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時,窗外劈劈啪啪地響起鞭炮聲,大家發現年夜飯飯點都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一起去吃年夜飯”,聶展云有點愧疚。

                吃飯時,大家聊著聊著,就聊到了“他”,“這個家伙,這回不知道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對這個“他”,我們彼此心照不宣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到和槍有關的犯罪現場,“浙江第一懸案”是繞不開的。22年里,兇手徐利帶著他的槍,7次搶劫殺人,手上沾了4條人命的鮮血。1995年,1998年,2004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3年做一次案,曾經像一個魔咒,杵在我們專案組面前,殘忍的兇手成了一個專案組民警嘴里的代名詞:他。

                但“怕什么來什么”,那天,我回家不久,剛睡下,電話響了,是呂國堅(現任諸暨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教導員)打來的,電話里,他聲音低沉:“看來你要來一趟諸暨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在爆竹聲此起彼伏辭舊迎新的除夕夜,諸暨市第一百貨商店發生了一起劫案,保安腿部中了一槍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趕到了諸暨。在1995年寧波綠洲珠寶行和1998年紹興供銷大廈兩起殺人搶劫案中,那把不知去向的槍就這么突如其來地出現在我眼前,我觀察著這把槍,這是把用零部件拼湊改造的槍,可以發射7.62毫米口徑子彈。

                槍是在屋頂發現的。去年抓住徐利后,他說在諸暨一百作案逃跑時,他朝暗處開了一槍,但槍卡住了,后來不知怎么掉的,他也顧不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把槍拿回實驗室,把槍固定在危險槍支發射架上,戴上耳罩和手套,開始驗槍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分析槍,驗槍是必須的,有時也有危險。有次,我驗一把獵槍,看起來這是把好槍,保養得也好,可是突然砰的一聲,槍托斷了,槍因為后座力往后飛去,幸好沒傷到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我“研究”著眼前這把槍,它是兇手的幫兇,在這把槍下,曾經有人被射殺——

                1995年寧波綠洲珠寶一案,徐利劫走100多萬元財物,兩名保安先后中槍身亡;1998年,紹興供銷大廈一案,他在二樓珠寶柜附近時,碰到正在巡邏值班保安,用手槍朝保安開了一槍后逃跑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諸暨這起案子發生前,我們就一直在找這樣一把槍:它是一把用槍的零部件拼湊起來的一把槍,可能來自越南戰場。

                時隔6年后,這把槍的槍膛有些生銹,使用者并不是一個愛槍的人,一個職業槍手,他勢必愛槍,保養有方,遇到突發的如卡殼這樣的簡單問題,他不可能解決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經過槍彈痕跡分析,我們確定,這三起案子使用的是同一把手槍,并結合作案手段、現場、搶劫對象分析,三起案件并案調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”的面目,開始在專案組面前清晰起來:

                大年三十,他出手作案,很可能人就在諸暨居住或是本地人,而在現場那把槍里找到了網罩片,網罩片在諸暨也有生產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第一懸案”,第一次向我們透出了曙光。

                2007年,徐利在諸暨嘉瑞珠寶行最后一次出手后,勘查好現場,我們專案組成員一下就嗅出了“他”的味道:又是他干的!

                此時,我們已經對他了如指掌:

                他總是準備很多工具,很多工具是他設想出來會用到但實際上是無用的,這說明他心思縝密,是一個封閉性格的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我不僅研究槍彈痕跡,還包括一切犯罪現場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實,看上去靜止的犯罪現場暗含著變動。

                犯罪現場的一切物質,人、物,肉眼無法辨識的微粒子,甚至空氣、光……,它們都是變化的,也是有跡可循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而現場物質的變化既然有跡可循,那么造成這些變化的人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,一樣也是有痕跡的:“他”的行為、習慣往往會在現場許多細節中留下痕跡,“只要捕捉到痕跡,就能追蹤到內心最為隱蔽的東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浙江第一懸案”系列案中紹興供銷大廈殺人搶劫案現場,發現了一個自制的起爆器裝置,起爆器是用金利來打火機包裝盒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專案組推斷,這個起爆器,只是兇手用來壯膽準備的——這和徐利到案后的交代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研究這個起爆器,我當時還特地去買了一只金利來打火機。

                20年前,全國城鎮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是7479元,豬肉3元一斤、大米7毛一斤,而當時,一只普通款式的金利來打火機也要598元一只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去商場專柜和營業員討價還價,想要一只打火機外包裝盒,但營業員說外包裝盒是不隨便給的,必須要買打火機才有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推斷,既然打火機外包裝盒是和打火機配套的,又這么貴,一般人不可能把外包裝盒扔了,除非是“他”自己買的——這意味著“他”經濟條件不錯,而且“他”年紀輕,有很強的虛榮心,因為無論哪個年代,年輕人都喜歡追逐時尚——這與徐利到案后他交代的吻合:他在作案后把部分搶得的珠寶首飾變賣,揮霍了一陣。

                新的打火機包裝盒,一對照,用來做起爆器的外包裝盒里。

                有張襯紙不見了,隨后,我在襯紙殘余的縫隙里發現了痕跡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一痕跡最后被認定為是徐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對疑難案件的破獲,我覺得只要拿下現場,現場的客觀證據拿下,案子今天不破明天也會破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名探檔案

                馬繼雄,刑事技術高級工程師、浙江省警察學院客座教授、浙江省公安廳刑偵專家。1986年起一直在浙江省公安廳從事現場勘查和痕跡檢驗。曾任浙江省刑事科學技術應用研究重點實驗室主任。

                71SAO.CΣM免费高清视频_亚洲高清无在码在线电影_爆乳肉感大码熟女视频喷水_日韩AV东京社区男人的天堂